资讯搜索
关 键 字: 分 类: 搜索范围:  


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 >> 新闻资讯 >> 媒体报道 >> 宋朝阳:从事制造业 就要力争进入 行业前两名

字号:   

宋朝阳:从事制造业 就要力争进入 行业前两名

来源:转摘 浏览次数: 日期:2014-09-29

 

东莞时间网讯离开家乡25年,宋朝阳始终只与一个产品打交道,那就是继电器。创业21年,宋朝阳带领着三友联众电器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三友公司”),在继电器市场杀出一条光明大道,如今已位居全球主流继电器供货商。这位制造业的中坚,深深了解中国制造业的未来。他说,从事制造业,就要力争进入行业前两名,而哪一天给员工取消了晚班,说明中国制造业又进步了。

  品牌

  品质是第一位的 然后才去培养品牌

  1993年,三友公司成立。21年后的今天,三友公司在国内继电器行业中,早已排名第二。宋朝阳曾说,自己出来做企业,有两个是从一开始就坚持到现在的,一个是直销模式,另一个就是品牌。

  东莞时报:什么时候意识到品牌的重要性?

  宋朝阳:打工的时候,就意识到品牌的重要性。那是一家港资企业,也是生产继电器的。我发现,他这个品牌的产品,只有3成是自己生产,其余都是从内地企业采购,再由工厂进行检测,质量过关的就打上他的LOGO,换上他的包装。然后,本来卖1元的产品,从这里出去之后就可以卖到5元。这就是品牌,有品牌就有定价权。现在,制造业靠代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没有品牌真的不好生存。

  东莞时报:用什么去支撑品牌呢?

  宋朝阳:品牌的背后是品质。保健品很火爆的那个年代,各种品牌广告狂轰滥炸,但最后很多品牌要么倒闭,要么黯然退出市场,究其原因,无一例外发生了质量事件。所以说,仅靠广告宣传是无法成为品牌的,尤其是终端产品。三友公司主业为继电器,产品销售对象为企业,而非大众消费者,无需大规模的广告宣传,但对质量的要求却不敢丝毫放松。这个行业的受众很小,三友公司可能就300个客户,而前10个客户就占了全公司营业额的80%,能跟这些公司合作十几年,靠的是品质,靠的是口碑。品质是第一位的,然后才去培养品牌。

  东莞时报:三友公司是怎么去保证质量的?

  宋朝阳:我们首先讲设计。设计是最前端的,设计有缺陷,制造就没用。第二个就是制造环节。在这两块三友公司的投入非常大。

  我们拥有强大的研发团队,我们的实验室不仅荣获美国UL、德国VDE目击实验室资质,而且还是中国国家级实验室,这都有利于我们的产品进军欧美市场,做大做强中国市场。要拥有一流的研发水平,需要非常大的资金、人员投入。早期没有资金建立实验室,就只能通过客户去试,出现了问题就修改,然后再找其他客户试,以此反复。然而,这是要付出代价的,客户有可能因此就跑了。有了实验室就不一样,总不能一直拿客户当“白老鼠”。

  近观现在很多中国企业,对实验室的投入远远不够。但重视研发的三友公司,我们的实验室已经是国家级,这个级别的实验室,在东莞我相信都是很少的。

  东莞时报:营销对你的企业来说可能不重要,但是对其他行业呢?

  宋朝阳:董明珠和雷军,在2013年度经济人物典礼的打赌,很多人支持雷军,但我支持董明珠。我认为营销只是个手段,真正还是要靠产品。

  三友公司主要针对固定客户。早期格力、美的用的继电器是日本制造的产品,我们想跟他做生意,就需要品牌的力量。然而,当我们成功与格力、美的合作,成为其供应商的选择后,就等于是与日本企业处于同一层级,这时什么品牌已不重要,更重要的是依靠稳定的质量和优质的服务等来争取客户。所以,作为老板,我对三友公司要求最高的就是品质。

员工

  什么时候取消晚班 中国的制造业就又进步了

  宋朝阳刚到深圳闯荡的时候,也是一个打工者的角色。即使他是港资厂的厂长,也深深地体会到打工的不易。当时生活条件十分艰苦,曾经40个人住一间大宿舍。香港籍的厂长月薪几万,而他这个内地厂长月薪800元,而工作内容几乎一致。但他认为在那个时代,这种现象是正常的。而现在,时代已不同,进入员工至上时期。

  东莞时报:楼底下写着员工最大?这是什么含义?

  宋朝阳:我其实没有那么多时间去交际,因为从我这个角色来说,要完善很多事情。第一个要养活我的员工。三友公司通过自动化改造之后,员工从七八千减少到5000人左右;而下游企业保守估计也有5000人。在跟高管开会时,我经常强调,我们不再为自己工作,是在为1万个家庭工作。这是做制造业,做实体经济很自豪的一件事。

  对我个人来说,说实话,钱实在是够用了。我也没有很大的抱负,不是一定要进入富豪榜。我经常跟朋友讨论,什么叫有钱,就是你想买个东西,你就可以买,这就叫有钱了,而不是说,我很喜欢这个东西,然后买100个,再扔掉很多。我不是很有钱,但也够用。对金钱的观念,我的想法可能会与别人有些不同。

  现在让我坚持的,只有两个字“责任”。首先是我的员工和干部,不管从感情角度还是法律角度,都是我必须面对的。当一个企业规模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一个月没订单就可能面临倒闭,所以我真正考虑最多的,是怎么养活员工。

  对我来说,我没有背景,能做到今天,要感恩这个伟大的时代,感恩我们这个社会及政府,感恩我们的员工及客户。我一直追求成为一个100%合法、合规的企业,并以多交税为荣。因为这些,政府和民间给了我很多荣誉。我要回报这个社会,首先就是回报员工,他们是企业的基石。

  东莞时报:你自己也是从打工开始的。这段经历对你现在的想法,有什么影响吗?

  宋朝阳:90年代的时候,对员工都是命令式的,要做就做,不做就走,外面还有100个人等着;由于不缺人,因此员工的劳动强度与所得也许存在不合理性,为此很多人说民营企业家的第一桶金是含血的。但我认为这不能总结为企业家的原罪,这是劳动力资源供大于需造成的社会现象,是市场规律。当然初期的时候,因为廉价的员工带来的利润是十分丰厚的,也是中国增长速度最高的时期。

  现在不一样了,法律更加完善,而且供求关系发生变化。现在就要考虑,这个员工走了,就可能招不到人了。所以现在要谈员工最大。我们的宿舍有电视,有中央热水,有空调,还有wifi。我也是从打工过来的,1989年的时候,在深圳40个人一个房间,我还是干部。那个时候外资企业,对雇员根本不重视,就比如我,当个厂长月薪800元,而我的前任香港籍厂长月薪几万。那时候很艰苦,很磨练人,但社会在发展,更加规范、更加人性化,因此,对员工要越来越好。

  我现在跟事业部总经理说,我们要尽快取消两班倒上班制。他说,这样不行啊,设备会闲置。我说,设备是有寿命的,你现在这样是在加快折旧。而且一个员工半个月白班,半个月夜班,这种工作规律实际是有悖于生物钟的,是不正确的。能接两班倒上班制的员工,肯定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如果同等条件下自由选择,我相信不会有人选择这种上班制。什么时候晚班没有了,我认为中国制造业又进步了。

制造业

  从事制造业要力争进入前两名

  创业之初,宋朝阳心里就有个大大的梦想。他要建立民族继电器品牌。为此,他一路坚持在制造业,从未涉足继电器之外的行业。他清楚地认识到,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,于是他带领着三友公司不断发展,不断创新。现在,美的、格力、三星和LG已经是三友公司的客户。未来,三友公司将把研发重点放在汽车继电器方面,抢占新兴领域市场。

  东莞时报:一直以来,你都坚持在制造业领域发展。在这个领域里,你有追求要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吗?

  宋朝阳:追求这个东西,就看每个人的想法。有些人追求上富豪榜。但在继电器行业,盘子不大,三友公司现在全国排第二,一年营业额也就十几个亿,跟格力、美的这种一年销售1000多亿的企业根本没办法比。所以,三友公司这种企业不要有太大的抱负。

  我的定位很简单,一个是企业能有较高的合理增长,让他活着。能让三友的干部员工每年有稳定、较高的收入增长,让他们作为“三友人”有尊严,能为国家经济、地方经济做点贡献。早期希望能把日本继电器企业打败,这样三友公司才能进入国内大的家电企业供应链,现在基本上成功了。

  继电器不是一个暴利产业,而是一个很辛苦的产业,我希望三友这个品牌能存在下去。三友公司在这个行业的发展时间还比较短,目前在国外有松下、欧姆龙、泰科等几家知名企业,剩下的就是国内的三友公司和厦门的一家企业。我希望通过5年的努力,可以进入全球前四。

  在国内市场,我希望保持在前两名。我认为,从事制造业,都要力争进入行业前两名,就像中国的空调行业一样,目前主要是格力和美的,再往后走,更是他们两家。别的竞争对手同比他们不是一个级别的,一个可能是一段,一个可能是五段,但这两家的占有量达到五成以上,剩下的可能几十家,甚至上百家企业再分,每家企业能分多少?这样的企业怎么去竞争?所以我的企业最起码在中国要排前二。

  东莞时报:那你从来就没有想过转行或者跨行业经营吗?

  宋朝阳:等我想的时候,都晚了。有的是没有看对的。比如房地产,刚开始的时候,做制造,没那么多钱,企业也小,贷不到款,总之就是各种条件不成熟。

  后来在安徽投资,跟当地政府关系很好,以十分优惠的条件提供大量土地,很多朋友建议我做房地产。但当时想想也没意思,我的主业不是房地产,要做肯定做不大,也就是搞块地,每人投资5000万,两年后卖完房子分5000万。一个制造企业赚5000万可能要几年时间,想想确实有点心动,但我这个人对金钱的欲望不强烈,对于自己不懂的行业,没有兴趣的事情,一般不做投资。投资了,就要花心思,挺累的。我希望快乐地工作!

  东莞时报:现在东莞在提倡转型升级,这对三友公司来说又是一个机会吗?

  宋朝阳:转型升级是对的,但也会随之出现一些问题。转型升级一方面是用机器代替人,三友公司就大量的机器代替人,但这个改造的前提是有资金。现在的问题是,一些中小企业虽然前途不错,但自身没有资金去改造,也很难从银行贷款。这个时候,政府应有更多的承担,对一些有前途的企业给予补贴。虽然东莞现在也已经出台了一些政策,但政策能否真正将钱往中小企业倾斜?需要政府出台更细、更刚性的细则。

  而对企业来说,当一个区域饱和的时候,就会有淘汰,要正确对待淘汰这件事。企业都有生命周期,做企业主的要考虑这个生命周期。假如我现在仍旧靠手工,在东莞也会面临淘汰,所以我在2006年就把一些批量大的,利润不高的产品转移到欠发达安徽明光。

  尤其附加值低的企业,如果没有品牌,就必须搬迁到成本更低的地方,这是一个趋势,如潮水不可逆流。搬迁可以选择搬到内地欠发达的地区,也可以选择往东南亚甚至是非洲。

  东莞时报:三友公司已经是很成功的企业。你作为企业的掌舵者,也是非常成功的。成功的背后,有哪些要素?

  宋朝阳:一个方面,我认为是这个时代,因为这个时代让人有梦想,而且通过努力可以实现梦想。第二个就是要聪明。我应聘港资厂厂长的时候,面试之前有个环节可以让你选择厂里的一个地方去看。很多人都去看制造,然而我却选择了看仓库。在仓库我看到很多退回来的货,这说明产品质量有问题,后来在老板面试环节中,我的角度就会与众不同,就有得发挥了。

  另外一个重要的就是学习。学习以后,你的思路就会很活跃。上课是一方面,但更重要的是自学。我们现在的干部,我认为花费太少时间去学习。还有年轻一代人,感觉有点浮夸,能力一般,价钱却开得很高。我认为现在的年轻人要静下心来,设置一个计划,比如三年要做到什么程度,五年要做到什么程度,做不到就认输,就选择打工,假如做到了,就可以选择创业。

  不少三友的员工后来自己创业,我都是鼓励的,甚至他们出去以后,我会给生意他们做。因为我以前的老板就是这么对我的。所以,还有一个要素,就是遇到一个好的老板也很重要。我很感激我曾经服务过的香港老板,他今年68岁了。他的为人处世给我很大的影响。

交友

  真正的朋友愿意倾家荡产

  三友公司并不是宋朝阳一个人的。最早的时候,他与另外两位大学同学借贷45万,然后开始共同创业,这也是“三友”真正的内涵。在2008年,其中一个股东退出。对此,宋朝阳坦然接受。他说每个人追求的生活不一样,虽然已退出,但仍然是朋友。

  东莞时报:你现在交际多吗?

  宋朝阳:我现在基本上不交际。一个是没时间,另一个是没有很多可以交流。我这个人比较好静,比较喜欢看看书。当然也有一些很好的朋友。什么叫真正的朋友,就是当你出事的时候,他能为你倾家荡产。我有这样的朋友。这些朋友都是在生意上形成的,我们合作很多年。

  东莞时报:以前年轻的时候,在交际上跟现在有什么不同吗?

  宋朝阳:我认为交际这个东西不好谈,每个人的圈子都不一样。我刚到深圳打工的时候,到了周末,就找同学,天天混在一起,但慢慢你就会脱离,就是圈子不一样了。你谈的我没有兴趣,我谈的你没有什么兴趣。后来自己开办企业,也不太一样,时间多,年纪也轻,根据生意或者事业,会组成一个交际圈子。现在对我来说,除了吃饭、工作,就是打打球,看看书,有时候见见朋友,我认为就差不多了。

  当然一个人肯定有交际。有些人就为了交际而交际,因为他希望通过交际,认识很多对他有用的人,做些生意什么的。这种行为你说对不对?我认为都是对的,但每个人不一定非要这样。

  东莞时报:三友公司的含义是三个好朋友,但现在已经有一个股东退出了。

  宋朝阳:那是我们的创业团队,总共三个人。那时候大家都没有钱,大家都很努力。但有钱之后,有一个股东退出了。但我认为这都是很正常的,因为生活不一样,他可能觉得够了,或者觉得去投资其他的更加好。那我也尊重他的决定,因为大家的追求不一样。对我来说,我从来不炒股票,有很多诱惑没有更多地去思考。他虽然已经退出,但我们仍然是朋友。

人物简介

  姓名:宋朝阳 籍贯:浙江杭州 职务:三友联众电器有限公司创办者、董事长、CEO 东莞市浙江商会常务副会长

  履历:1988年,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,同年赴深圳。

  1989年-1993年,在一家港资继电器厂当厂长。期间,了解到全球继电器基本为国外品牌垄断,萌发打造民族继电器品牌的念头。

  1993年至今,创办三友联众电器有限公司,并将品牌产品广泛用于全球电器产品中,同时远销海外。“打造继电器民族品牌”的愿望已基本实现,中国已成为继电器制造大国。

相关链接:http://biz.timedg.com/2014-09/29/content_14906851.htm

 

所属类别: 媒体报道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